查看: 200|回复: 8

[短篇] 《樱花殇》

[复制链接]

咸鱼III

发表于 2017-9-24 15: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鹿♞ 于 2017-10-28 09:47 AM 编辑

写过唯一的古风,现在写不出了

第一世:琴声

第二世:灰烬


第三世:彼岸


本篇可搭配歌曲《红尘》享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咸鱼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15: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鹿♞ 于 2017-10-28 09:59 AM 编辑

前言:
如果你买到了九月的风声,那我很荣幸的告诉你,你可以坐在阳台边看着风声的前后封面来细细品尝这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就是为风声而存在的。
—————————————————
第一世:琴声

绵长哀怨的琴声传来,令听的人都不禁伤感起来,一曲终了,弹琴的人缓缓抬头,清冷孤傲,却是掩不住的孤寂。
不时有人来问这首曲子的名字,“樱花殇,这便是曲的名字。”

他细细的拿着这幅画把玩着,这幅画,是刚画好的,图里的古琴,色泽温润,旁边盛开的粉色樱花妖艳无比,团团簇拥着这一把古琴。他静静的叹了口气,拿笔,蘸墨,在画上题了两句诗,赋诗无人和,弦断无人知。写上句号,他举起画,望了望,满意地笑了一下。


“老兄啊,我就说吧,像您这种能书会画果然就是棒,瞧这幅画,多美的意境啊,保证您的这幅画肯定能卖好几个元宝,哈哈。”豪气的拍了拍秦羽的肩,那人扬长而去。


“元宝么?”秦羽的眼神并没有一丝喜悦,他举起旁边的琴弹了起来。

果不其然,这幅画被宫中的大臣看中送到了宫中。又是梦,梦中的女子始终不肯回头,粉色的樱花轻轻摇曳着,那女子轻轻的唱着悲伤的曲子。

相思已成灾,画不出现在。头疼得很,这几日来一点弹琴,作画的兴致都全无,对于靠琴,书,画过活的秦羽来说,这是最糟糕不过的了。


“老兄啊,我说你这是怎了啊你,这......这都几日了一幅画都没完成啊!”      
也许,这与梦境里的女子相关?出去散散步,寻寻灵感吧。他这么想着。
刚出来走了几步,就发现了桥边的樱花树。

“多漂亮的樱花啊。”
忽然,绵长哀怨的琴声从楼下的樱花树下飘来,流转在深夜寂静的空气中。

这么晚了还有人在练琴么,秦羽想。悄悄的走到樱花树旁,原来弹琴的是个女子,樱花花瓣打着旋儿从空中飘落,落在女子的肩上,琴上。这背影却是那么的熟悉,却不知如何形容。
曲终琴声停了,那女子回头,向他嫣然一笑。
    这一笑,恍若隔世。
    “敢问姑娘何名?”
    “小女子赋弦。“
    “姑娘昨日谈的那首曲子叫什么?听起来很凄凉啊。”
    “此曲名樱花殇。”
    “赋弦姑娘,这只钗子送你。  ”  
    “是粉色的啊,呵呵,真好。能否请公子帮我别上。”
   “赋弦姑娘,明日秦羽得到周国一趟,不能来陪你了。”
    “好。他日我们会相见吗?”
   女子回头一笑,神情里却是无尽的不舍之情和凄凉。
    “ 秦羽公子,你看,夏天又要到了这樱花转绿后也都要开始凋落了。”女子抬头轻轻的看着那些樱花树,皱眉,轻轻叹了口气。
    “别伤感了,花还会再开的,下个春天我定会陪你看这满片的樱花。”
    花开花落,终究逃不过宿命的轮回。
    秦羽这一去就是几个月,再回来时,冬天已到,樱花早已枯萎谢落。
    那天晚上, 他没有等来久违的琴声,却等来一个噩耗。
    因摆放在宫中的画,夜夜听到凄凉的琴声,以至于人心惶惶,太子认定是那幅画在作怪,于是就在前几日把那幅画烧了,据说那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才把那幅画烧成灰烬。
    秦羽猛然发现心头有什么东西缺失了,疼的令人心碎,他跌跌撞撞跑到宫前,但是被士兵阻拦。
    秦羽茫然的坐下,忽然发现从宫内滚来的两小片纸张,他捡起纸张,一片写着赋字,一片写着弦字,他忽然明白了一切。终究抵不住崩溃,他咆哮一声,冲出门去。
    她是那么的清冷啊,他们曾经在一起,是那样的美好啊,就算静静的看着她弹琴,他也满足了,为什么要连这么一个最后分别的机会,都不留给他?他原以为她就是这样的飘逸脱俗,却不知她的爱要比他浓烈千百倍。他嚎啕大哭着,却又那么悲惨的笑着。
    再也听不到她的琴声了,再也看不到她对他温柔一笑了,她伴随着冬天,伴随着凋零的樱花花瓣,静静逝去了。
    是年,樱花再次盛开,粉色花瓣纷乱的飘洒着,人们常常看到,一个弹琴的人静坐在桥边的樱花树下,就那样寂静的弹着,曲调,却是说不清的哀怨凄凉。


【完】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15: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鹿♞ 于 2017-9-24 04:03 PM 编辑


第二世:灰烬

两个不同的故事,这次的故事是以第一个故事为原型而发展的。秦羽的这一世的名字叫倾千
那次,他创造了她,并赋以名字,琴夕。


琴夕:
秦羽,请允许我这样一次喊你,前世的我们,有缘不能厮守,我愿苦等千年,换来这一世的相遇,我已满足。这一世的你,是否会遵守你许下的约定?
倾千:
总觉得,这女子仿佛在哪里见过,飘渺又似乎近前,淡淡的樱花香魂牵梦萦,似乎要牵出这一段哀怨凄凉的故事。


————————————————————


“琴夕姑娘,我们是否见过?”
“公子,你认错姑娘了吧。”那女子抬头,清冽如寒冰,随手接了一片樱花瓣在掌心,更衬托出女子的绝美。
倾千静静的看着这女子,越发觉得她该是失足落入这凡间的仙了。
“你会一直陪着我么”女子问,又是樱花凋零的时候了,前世,就是在这时候,她尝尽了生离死别。
“我会”他笑了。
梦和现实的区别在于,现实总是那样残酷,女子和倾千也是。
当他知道女子是画魂时,已在回乡的路上。
他的画静静的飘过许多人头顶,慢悠悠的落在了他的手上,是那幅画,前世他画的那幅琴。
不同的是画内多了一个女子。画中,女子还是那样绝美,但这美,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悲伤。
“倾千,你后悔遇见我了吗?”
“我从没后悔过。”
“若我就此消失,你会为我悲伤吗?”
“若你就这样消失,我必随你而去”
“真好,不过我不想见你消失,快乐地……活下去吧。”女子凄美一笑。
这一笑,前世的记忆源源不断地涌上,但那也只不过是一瞬间。在那一瞬间他享有了前世的回忆。


此时,倾千手上的那幅画不知何故烧了起来,顷刻间,便成灰烬,风吹过,灰烬随风而去,却在远方,落地成琴。

【完】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9-24 16: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鹿♞ 于 2018-1-2 05:34 PM 编辑

第三世:彼岸

曾经,他听过一首歌。
几次梦境里,樱花树下的女子都会吟唱这首歌。
他多次询问梦中的女子这首歌的歌名,她却只是笑而不语。
彼岸花,彼岸花
倒映在河面上的彼岸花,
风为何如此地悲伤,
轻轻抚着悲伤者的面颊。
长在忘川河上的曼珠沙华,
你为何低泣着悲伤。
倒映在河中央的月晕光,
血红樱花的花瓣。
彼岸花,彼岸花,
你为何为樱花而悲伤,
让骸骨遗留在河川下。
彼岸花,彼岸花,
送给思念于我的他。
  
后来的一次偶然他得知了歌曲的含义。


如果是喝下孟婆汤前的他,应该会更早知道这首歌的含义。
   
如果更早地知道这首歌的含义,他也许会更早地知道梦中女子的身份。
   
那他会紧紧地抓住女子的手,不让她脱离,即使永远沉浸在梦中。
     
但是这世上不存在着早知道。

彼岸花,彼岸花......倒映在河面上的彼岸花.......


耳边传来女子的歌声,歌声中夹杂着哭泣声。


彼岸花,彼岸花......送给思念于我......的他。


泪珠终究还是划过了面颊。


“在那之后好好地......活着......”身体慢慢变得透明,她苦笑着说。


够了别在说了......
她的笑还是如此地温柔,但却看得出脸上的悲伤。
彼岸花,彼岸花......
   
     歌声慢慢消失......
     他终究抵不过崩溃,咆哮一声冲到樱花树下。
     拿出匕首,他深深刺向心脏。
     鲜红的血液从刀尖落到土地,画出一圈圈的圆弧。
     粉色樱花染成了红色。
     他看见最后一片鲜红的樱花花瓣掉落,嘴角往上划         出一个弧度。
     原来我已爱她爱得生死罔顾的地步了吗?他这样想         着,身体慢慢倒下。
     身体逐渐冰冷。
     风传来她的歌声,还是如此地悲伤。
     魂飞魄散吗?
     如果这样子能和她相见似乎也不错......


【三世·完】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V

发表于 2017-9-25 00: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回三世,最后还是在他死后,才可能换来再次相见的机会。
但是最后有没有带着记忆,再次相见?
不得而知。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I

发表于 2017-9-25 01:4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我超喜欢这篇 现在也是~
别说文风变了还是什么的 我现在压根儿就是懒惰码文Orz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护卫

发表于 2017-9-25 07: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記得我當時看過的但是有點忘記故事 _(:3 ⌒゙)_
我就沒成功寫過古風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10:47: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鹿♞ 于 2017-10-28 10:49 AM 编辑

三世番外:
如果问秦羽世上最痛的是什么,他会脱口而出,这世上最痛的不是死亡,而是失去心爱的人。
现在的他正瘫倒在一片被血染红的樱花林下,剑的冰冷彻骨般地自胸前逐渐传入四肢百骸,秋风撕吼地割过他的面颊,他从不知道,秋天的风是如此地狂妄。胸膛前的鲜血不断淌出,他再也支撑不住全身的重量无力弯曲跪倒在地,被疼痛折磨至晕眩的双目愈加迷离。很快......很快就能见到她了......
“如果要经历千番苦难才能相见,你还选择要死吗?”
当然!像这样子行尸走肉地活着还不如死!
他只听见一声哀叹,下一秒心脏像是被人扣住攥紧一般,噬骨的疼痛逼迫得自己连呼吸都极是困难。喉口一甜涌上一股血腥,滚烫的鲜血喷洒在地。
他颤抖着唇微微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双拳紧握硬是忍了下去,周身浓郁的腥味久久散之不去,那个让自己着了魔,让自己生死罔顾的名字却似着了魔般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的全身如被抽干了丝的春蚕瘫软在樱花花瓣上,随手抓了身侧的花瓣紧紧握在手心紧握。赋弦,我来找你了。将胸前的利剑狠狠拔出,心脏耗无预兆地抽搐,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捂住胸口咬牙蜷成一团紧缩在地,一种难言的情绪穿透了自己仅剩的理智,颤抖着伸出手抓紧最后一片凋零的樱花花瓣,带着笑容,意识开始远去。
“你后悔吗?”
永不后悔。


背书背得抑郁,随便翻了旧文写,写得乱七八糟_(:з」∠)_。感觉这文只有第一世写得满意了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

发表于 2017-10-28 21: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琴声里的相思已成灾,这句很美,我很喜欢。彼岸花那个很悲却特别带感。
点评(2)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