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2|回复: 9

[短篇] 《如果爱是永恒》

[复制链接]

咸鱼IV

发表于 2017-12-12 22: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鱼 于 2017-12-12 10:56 PM 编辑

他拿着一杯威士忌,走到吧台,对调酒师说:“一杯大都会,请那位小姐。”
调酒师把酒送到她面前,告诉她是吧台另一角的男士请她喝的。
她抬头望了望,发现他正笑看着她,并举起了手中的杯,向她敬酒。
她回了他一个微笑,也把酒杯向上举了举,然后喝了一口。
他见她接受了这杯酒,便从吧台
左侧绕到右侧,在她身边的空位坐下。
“不介意我坐下吧?”
她侧身微笑,“谢谢你的酒。”
他和她之间聊得挺愉快,但他发现在他说话时,她不时会看着他的脸庞出神。
“我脸上沾到了什么吗?”
她回过神,“啊,不......只是觉得你的样子挺像我的初恋。”
初恋?他稍微沉思了一下。
提到初恋有一半几率是件好事。不过不管长得像不像,他都无所谓。
反正不就一晚上而已。
他对这件事并不怎么在意。当两人都有些醉意,话也已经聊得差不多时,他便约她到附近的酒店。
“不如来我家吧,我不喜欢陌生的地方。”
“没问题。”他也不是第一次听见女性提出这种要求。既然本人无所谓,那他也不必在意。


才刚进门,她便迫不及待地缠上他,并顺手把门锁了。
“没想到妳那么热情。”趁着唇舌交缠的空隙,他感叹。他还以为她是个高冷美人。
她收紧环在他颈后的双臂,轻笑道,“怎么?不喜欢?”
“不,能够得到妳的热情款待,是我的荣幸。”他也收紧了放在她腰间的手,低头与她继续这一深吻。
交缠,喘息。威士忌的麦香、伏特加与柠檬汁的甜酸味在两人口中交织融合。
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躺在了卧室里的床上。她热情似火,让他躺着,自己则跨坐在他身上。此时的她衣衫不整,低下头看着他的表情,说不出的诱惑。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照在她身上,有些模糊不清的暧昧。
她慢慢地趴到他身上,右手伸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似乎在翻找些什么东西。
“妳准备得挺充分嘛。”他挑眉,两人四目相对。
她伏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因为人家已经等不及了嘛......
突然,她的右手快速地从抽屉里抽出,并把手上的东西往他身上扎!
但没想到的是,他反应迅速地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并顺势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他此时才看清楚,她手上拿着的是一支装满透明液体的针筒。
被压制在床上的她,脸上已经没有丝毫情欲,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的模样。不过这表情也只持续了不到几秒,她又恢复成他当晚刚进酒吧时看见的样子。
虽然表情高冷,嘴角却自然翘起,让人有种她正在微笑的错觉。
“你这是想干什么?”他冷声道。
“你真的好像他。”她答非所问。
他皱眉,眼神变得有些犀利。“妳是指.....妳的初恋?”
她笑了,眯了眯眼睛,“真想也把你收藏起来。”
......
他握着她手腕的右手忍不住越发用力,但她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依旧笑看着他。
“妳对妳初恋做了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舍不得让其他人看见他美好的模样啊。”
“他......已经不在了,对吧?”虽然看似疑问句,但他心里已经肯定了这个事实。
她回他的,依旧是一个微笑,说的却并不是刚才问题的答案。
“你,不觉得有些无力吗?”


当他惊觉她话里头的意思时,不只刚才还能发力的右手开始使不上力气,连整副身躯都支撑不住,开始摇摇欲坠。
她只稍微用力,他便被推倒在她的身侧。
“呐,成为我的收藏品吧。”她不多话,准备把手上的药剂注入进他体内。
“那是什么?”
“放心,暂时还不会让你死的。”
虽然眼前的形势对他不利,但他并没有露出一丝惶恐不安。
“妳打算让我昏睡。然后呢?把我锁进某个铁笼里当做宠物?噢不,妳说的是收藏品对吧?看来我这一觉是不用醒来了。”
她听了,轻笑了一下,“你真是风趣,和我初恋完全不一样呢。”
“开口闭口都是妳的初恋,有机会我还真想见见他。”他挑了挑眉道。
“你们会有机会的,就在我家地下室。”她说着,针头已经抵上了他的手臂。
他闭上了眼睛。
“原来在地下室啊。”
她从他话里听出了笑意,疑惑地抬头一看,发现他又睁开了眼睛,正对她笑着,但是眼眸底下只有寒意。
她立刻察觉情况不对,赶紧把药剂推进他手臂血管里。
看着针筒里的药剂一滴不剩,她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没有丝毫困倦,还伸手抓住了她握着针筒的手,“看来妳对妳手上的药物太有自信了。”
她吓了一跳,“不可能!”明明肌肉松弛剂的药效还没过,明明她刚给他注射了镇静剂!
震惊让她反应迟钝了几秒,而这空隙就足以让她致命。
他稍一用力就又把她翻到身下,右手依旧抓着她的右手腕,手肘则抵在她的喉咙上。她的双腿被他的膝盖分别压制着,除了左手以外她无法动弹。
她伸长左手想往床头柜上拿些什么用于脱身,他见了,手肘用力压上她的喉咙。窒息感和喉咙被压迫的痛苦让她忍不住把手收回来,拼命抓着他的手肘,好像如此就能让他松手,夺回自己呼吸的权利。
“真可惜,药剂的分量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可以让他们无法活动一整晚。”可惜他不是普通人。
他夺走她手上已经用过的针筒,随便扔在一旁,毫不在意她愤怒的眼神,窒息痛苦的神情,和依旧在自己手肘上疯狂乱抓的左手


他看着她挣扎,欣赏了一会儿后,突然直起身子,连带压在她喉咙的手肘也拿开了。
她像条快溺死的鱼,一阵剧烈咳嗽之后,努力地喘着气。
他连她右手腕都放开了,然后从右手边还没拉上的床头柜抽屉里翻了翻,找出了和她刚才用过的一模一样的针筒。
“妳刚才是要找这个吧?”他晃了晃针筒,笑道。
她缺氧晕眩,还在轻喘着气,脸颊因为缺氧而泛起红晕,看着竟有几分情事后的味道。
不过他对这番景色无动于衷。
摆弄着手上的针筒,他轻轻说着,“虽然对美女应该怜香惜玉,可是抱歉,妳必须死。”
这句话犹如针刺,她多想立刻跳下床,顾不得缺氧产生的晕眩,强迫自己立刻逃离这里。可惜,她双腿依旧被他全身重量压制着。
她盯着对方双眸,犹如深潭般的黑眸,让她本能地开始恐惧,就似不小心掉进冬天里黑色的湖水,手脚渐渐麻木,整个人绝望而缓慢地沉入湖底。
“你到底是谁?”缓过气后她问他,声音因恐惧而有些颤抖。
“一个妳想收藏的男人。”他漫不经心地笑道。她的眼底似有什么闪过,笑了。
“这么说来,被你杀了也没什么不好。”她的声音不再颤抖,反而还有些愉悦,“那么在杀死我之前,给我个晚安吻怎么样?”
他低头看着她,笑了笑,把手上的针筒插进她的手臂,药剂被注射了进去。然后,他伏下身吻了她。
这个吻,缠绵而深情。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困意席卷而来,她放开了他,笑着说,“你早就知道了吧?之前接吻时喂你吃了药。”
“那个?被妳弄成柠檬味挺不错的。”就是喂药手法不太高明。
她在闭上眼睛前,深深地看了他最后一眼。
“如果也能把你收藏起来,那多好......”那就刚好八具了,一年一具,和她与初恋相恋的时间长度相同。“晚安,美梦。”他亲了亲她的额头,听着她趋于平稳缓慢的呼吸声,从她身上离开。


他在她屋内踱步,几分钟后找到了她隐藏在客厅地毯下的地下室入口。
在地下室,他看见了七具男性尸体,或者说,标本。
他径直走到最深处,看着那不怎么漂亮的标本,大概就是她的初恋。那么年轻稚嫩,就如婴儿沉睡了一般蜷缩着身体,安静而美好。她处理这名男性标本时技术还很粗糙,但是他感觉得到她在他身上所下的苦心和努力。
这名男性标本下立着一张小卡片,有点泛黄。
『此生最爱的永眠于天堂的我的男孩』
果然有几分相似。
他又往回走,无视旁边一具又一具姿态各异的标本,站到最外边的标本前面。
这是具几乎完美的标本,这名男性看起来仿佛还活着。要不是没有生命迹象,他都要误以为那名男性只是睡着了。
他仔细地观察着眼前标本的每一个细节,末了叹道,“看在妳把他弄得几乎完美的份上,我就不让妳死得那么难看了。”
他又抬眸看着眼前的男性,嘲笑道,“所以说当初你干嘛要逃呢?”
他盯着那名男性标本一阵子,就像真的看见对方似是愤怒又似是害怕的模样,他轻轻笑出了声。
他摩挲着那名男性的脸庞,低下头在他耳边继续说话,就像情人间的悄悄话一样,“你当初肯乖乖留下来就好了,我肯定能让你看起来比那个女人现在做到的还要完美。”
他直起身,“给我一些时间,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他笑了笑,“反正你都等了我一年了,再多等几个小时应该没关系吧?”
“等事情全部处理好后,我们一起回家。”他顿了顿,“比起那女人,你还是比较爱我的,对吧?”
他把唇,压在那名男性标本的唇上。

——我亲爱的弟弟。
果然,只有这样才能把最美好的你留存在世上,以最好的一面。只可惜不是我亲自为你动的手。


好久好久以后,警方才从这屋子的地下室里找到失踪年份不一的六名男性受害者的标本。然而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失踪的屋子主人,竟也身处这堆标本中。唯一的女性尸体标本,以一种美丽的乞讨仰望的姿态,被摆放在警方初步检验判断为最初受害者标本的正对面。标本的所有细节完美得无与伦比,除了她的两个显得突兀的黑漆漆的眼眶。
女性标本下立着一张相对于最初受害者底下的卡片崭新一些的黑色卡片,上面以白色马克笔潦草地写着:
『身处地狱深处瞻仰光明的女孩』
这完美的女性标本,是七具标本里最新的一具,而下手的人,无从得知。


【完】


后记:
久违发文,当初想尝试动作描写,结果发现自己的文笔词汇量太可悲……
整篇故事产得有点辛苦,细节一直在更动。
但总算产出来了,摸摸自己的头恭喜自己。

护卫

发表于 2017-12-13 20: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明标题看起来就是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
在看了开头之后也没有改变这个想法
然后!在女人邀请那男的去自己家里的时候我就感觉要开始变态了!
有点猜到故事ww 真的动作描写好多我觉得很棒啦
感觉动作描写自己会写的想吐血 摸摸翻译的头盖骨
点评(1)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V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00: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sjhui 发表于 2017-12-13 08:04 PM
明明标题看起来就是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
在看了开头之后也没有改变这个想法
然后!在女人邀请那男 ...

我故事的走向本来就很明显,
只是希望最后哥哥有成为爆点(´・ω・`)
我已经吐过血了,
然后你的变态雷达还是那么强啊。(´・ω・`)
嗯,摸摸头盖骨这种说法真是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I

发表于 2017-12-14 13: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爱情故事 然后我以为男的是狼人 后来不知为觉得他是警察 最后觉得嗯哼他就是那个干尸的主人什么的!然后都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挺喜欢那具女尸标本哈哈哈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V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19: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薰薰YL 发表于 2017-12-14 01:46 PM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爱情故事 然后我以为男的是狼人 后来不知为觉得他是警察 最后觉得嗯哼他就是那个干尸的主 ...

我喜欢你的各种猜测!wwww
因为女尸标本最完美!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护卫

发表于 2017-12-28 20: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雨鱼 发表于 2017-12-14 12:11 AM
我故事的走向本来就很明显,
只是希望最后哥哥有成为爆点(´・ω・`)
我已经吐过血了,

我已开始也有觉得哥哥会不会是白道的人但是想想还是比较倾向变态那方(喂)
探测变态的雷达还是可以的2333
我有想尝试写精分诡异的那种但是写得好累……所以我还是不适合这种的 嗯对就是这样没错
嗯怎么了!我觉得这种说法挺有趣 _(:з」∠)_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I

发表于 2017-12-30 23: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局_(:з」∠)_
翻译的文越来越“清新”了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V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23: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sjhui 发表于 2017-12-28 08:42 PM
我已开始也有觉得哥哥会不会是白道的人但是想想还是比较倾向变态那方(喂)
探测变态的雷达还是可以的233 ...

来嘛写嘛写嘛
明明你的变态属性都渗透出来了那变态雷达多强大
是很累没错。。。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V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23: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鹿♞ 发表于 2017-12-30 11:27 PM
我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局_(:з」∠)_
翻译的文越来越“清新”了

不用加引号,我明明就被清新熏陶到了清新气质!(...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咸鱼III

发表于 2018-1-22 02: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哟,在这里发了啊
来支持下, 留言请参照messenger (●ˇ∀ˇ●)
点评(0) 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